柴总_

咸鱼ing...

[银魂][男神×你]╱抱歉抱歉②

在下洛川,文笔不好请见谅,

如果觉得还可以请点一个小红心~谢谢

欢迎勾搭,欢迎评论~

#话说我在小号发过这个文,但是因为发现小号有其他用,所以把文转移到大号了,ooc,私设什么的你们懂得

#今天喻队生日,祝喻队生快,一边说着没有看完全职不写生贺,一边开脑洞的我是不是没救了,抱紧自己


银时




「抱歉抱歉……」

这似乎是你的口头禅……



(二)

嗯,这是松下私塾建立之后的事了,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也都在这里入住有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相处的不错。

“银时,马上要上剑道课了,‘你再翘课就去打扫庭院吧,还有特•殊•惩•罚哟~’松阳老师这么说的。”

“咦!凉你怎么不早说!!其实你这家伙是一个隐性腹黑吧。”银时急忙从树上跳下来结果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但是稳住身形就冲向道场。

有这么可怕吗,松阳老师明明是很温柔的人啊。

道场内

“银时!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我肯定赢!”

“哈?赢的当然是本大爷了,死矮子!”

“你说什么?!混蛋天然卷糖分控!想打架吗?”

……

“既然晋助和银时对练的话,那我和小凉你一组吧,请多指教了。”扎着马尾的清秀少年已经放弃劝架了。

几招过下去,桂被你一个突刺击倒在地。

“一,一本,胜者是凉!”

“承让啦,小太郎你没事吧?”“啊,不没事,是我学艺不精。”

拉起坐在地上的一脸懵的桂,周围的人才反应过来,开始大呼小叫。

“喂喂,我记得小凉你并没有和我们一起学习剑道啊!”“难道凉你开启了新的宇宙大门?果然你是山地大猩猩吧!”好吧,反应最激烈的果然是银时和高杉这两个死对头吗。

“哈哈哈,那是碰巧吧。”

“才不是碰巧呢,小凉,有好好努力呢,半夜挥剑的声音有点大了哦。”

松阳老师一如既往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果然是在这里呆了有一阵子了,“银时,把小凉形容成山地大猩猩老师会生气的。”

“抱歉啦。”银时这副别扭的样子果然很可爱。

夜里

“喂,为什么矮杉假发你们两个会在这里啊,是想做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吗。”
“你才是吧,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不要吵了,晋助我们偷窥小凉训练的计划还执行吗?唉银时你也来偷窥小凉训练的嘛,一起吧。”

被桂的天然打败的银时和高杉决定安安静静的躲在草丛中埋伏。

“谁在那!”三个石子不偏不移正好打在刚刚还在说话的银时高杉和桂的头上。

半晌,银时和高杉才慢慢吞吞的拖着已经晕过去的桂从草丛中出来。

“我说凉你下手也太重了吧,阿银的脸要是被你打伤了可怎么办啊!虽然他们两没什么关系。”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你们,话说你们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没有睡,难道我挥剑的声音真的很吵吗。”

“不是的,我们只是想看看小凉你是怎么训练的,天然卷只是偶然碰到的。”高杉看来是真的很想要和银时这种无厘头的人撇清关系。

“这样啊。”你装作正在思考的样子,“既然你们都在那我做点东西给你们吃吧。”

本来倒在地上的桂突然跳起来,“我要荞麦面!唉,猫咪的肉垫怎么都没有了?”

一拳敲到桂的头上,“那是你在做梦吧,八嘎。”银时做梦也没想到初次见面的清秀少年竟然会是这种大脑是黑洞的家伙。“顺便给我来份甜品。”

“今天有做红豆年糕的材料哦,我就做这个给你吧,晋助呢?”

也许没想到你竟然不但没吐槽银时,还很认真的想做什么食物,高杉有点愣住,直到你又问了他一遍才反应过来。

“那个我就不了吧。”

“唉但是厨房正好有松阳老师做的说是试味的糕点,晋助你真的不尝尝吗,会被银时全部吃掉哦。”

“……那我就不客气了。”

玩闹了一阵,你们才回房,托他们的福,今天你不但没有训练还有好多盘子要洗。


……
“松阳老师,凉她到底是什么人,在她和假,不对,在她和桂那家伙练习的时候,明显不像新手啊。”银时借口去厕所和高杉和桂分开,来到松阳的房里。

“你说凉这孩子吗。”很稀奇的是松阳手的姿势顿了顿,“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你既然这么问了。”

直到银时回到房里,脑子里还在回荡松阳的话。

“凉她和你一样,也是我从战场上带回来的。”

“当时身边满是士兵的残骸,一个人在那里啜泣,就像,就像在为这场战争哭泣一样。”松阳说道这里好像想到了那时的事,眼睛睁开,里面盛满了悲伤。

“随后就一直被我带在身边,剑道也是跟随我学习了很长时间。银时,凉这孩子实在是让人心疼,以后,如果你们离开了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这是老师的请求。”

“当然了,老师。”


评论(10)

热度(11)